财新传媒
2018年07月20日 16:22

不带三观?那你压根读不懂任何小说

 不带三观?那你压根读不懂任何小说

 

这几天看了几篇谈“文学和三观”的文章,起因好像是一篇《英国病人、钢琴课“毁三观”?》的文章。

 

这个话题其实是个老话题。老到什么程度?老到了long long ago 的古希腊。
柏拉图写过一本《理想国》,里面就讨论了文学和三观的问题。他重点拿《荷马史诗》下刀,举了好些例子。

比方说,荷马史诗里头有个英雄奥德修斯说: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大吃大喝,杯子里酒装的满满的,桌子上肉堆得高高的。柏拉图说这叫啥人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14日 17:01

说说崔永元、冯小刚、刘震云

这么热闹,说两句吧。

先不说是非,先说喜欢和讨厌。

崔永元、冯小刚、刘震云这三个人里头,我最烦的是冯小刚,最喜欢的是刘震云。

 

为什么喜欢刘震云?作家嘛,写过好几本我特别喜欢的小说,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、《故乡相处流传》、《故乡天下黄花》。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没看下去,不知道刘震云为啥会写这么烂的一本小说,但其他的是真好,算是国内的顶级作家。

刘震云这个人,最大的优点是聪明、接地气。但这个东西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09日 12:07

这个故事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

 这个故事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

秦国都城南门。

左庶长商鞅站在门口,身旁立着一根木头。

他面前是挤得密密麻麻的秦国老百姓。商鞅扫视了一圈。他看到谁,谁都会低下脑袋。秦国没人不怕这个领导。

“谁能把这个柱子扛到北门,就给谁五十两金子。”

商鞅南门立木,悬赏五十两金子,就是要让大家相信他言出法随。五十两金子扛个木头,一开头肯定没人信。没人信就对了。一开头没人信,领导反复动员,有人半信半疑出来试试,最后结果让群众大吃一惊,这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30日 19:26

世界上最大最大的东西

我是一个较真的人,也可以说是有点认死理。

我知道世界上很多东西没有对错,这样的东西有很多很多。即便是跟价值观有关的东西,也不是都有对错。有的时候,不同的判断牵涉到不同价值的排序,这里就没有鲜明的对错。
但是,也有些东西就是有对错。而且这些对错很重要。我的对错观念可能是错误的,你可以反驳我。但那也是我错了,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对错。

有人会觉得这样很迂腐。可是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东西横亘在我心里。我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8日 19:40

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吃苍蝇?

 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吃苍蝇?

今天说说“科学家种太阳”。
这个人我不知道大家熟悉不熟悉,简单说几句。他参加过《奇葩说》,说过自己的一段策划强奸的经历,结论是“所有男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”。

什么经历呢?他自己在文章里说过,他和朋友策划怎么下药,怎么按胳膊,怎么脱裤子,还考虑到对方父亲是个农民,“封建思想很重”,这个女的不敢告诉家里这事等等。

当然,最后他醒悟过来,放弃了。


从现身说法之后,种太阳同学就作了病了。不停地念叨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5日 13:04

谈木子美

这次我谈一谈木子美,也就是微博上的不加V。

这一篇没有什么承转启合,没有什么逗乐的俏皮话,就是一个直截了当的文章,把想说的话说完,说完拉倒。

首先声明一句话,我极其厌恶这个人,也极其厌恶那些木粉。
我厌恶她,跟她的生活方式没有关系。我从来不觉得她的生活方式有什么值得评论的地方。那些指责她性混乱的人,在我看来都是脑子有病。你不赞成这种生活方式,那你自己不过这种生活就是了。愿意过哪种生活,是一个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2日 17:24

测一测你的品味

 测一测你的品味

 

夜。
黑夜。
漆黑的黑夜。


嬴政站在丹墀之上,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人:你叫荆轲?
这个人道:是。
嬴政道:你不该来的。
荆轲道:可我已经来了。
话音刚落,荆轲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五寸长的匕首。
嬴政道:好匕首。
荆轲道:确实是好匕首。


嬴政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柄长剑,剑身黝黑,但是剑尖上却闪着一点寒芒。嬴政道: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,吹毛断发,剑锋三尺三,净重六斤四两。


荆轲道:好剑。
嬴政道:确实是好...







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06日 14:50

未逢地狱,怎知自己不是魔鬼?

一 这是一个关于纳粹的故事。 我对纳粹的事情一直很感兴趣,因为我不理解人怎么会这么毫无道理地杀人。看见犹太人,就抓来杀了,这个实在难以想象。很多犹太人,尤其是捷克、匈牙利、罗马尼亚这些国家里的犹太人,发生在他们身上更是匪夷所思。他们跟德国犹太人不一样,是忽然倒霉的。昨天可能还很小资地在看电影,泡咖啡店,今天被捉到集中营里,剥得精光像猪狗一样地被人筛选,不合格地就被毒死烧掉。想想这突如其来的命运转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5月23日 15:59

致青年

一   我今年四十二岁了。   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,我几乎无法想象我四十二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。在我看来,那已经是老的不成样子了。可是不知不觉地,我也到了这个岁数。   在内心深处,我觉得我和二十四岁的时候,并没什么真正的变化。当年让我热血沸腾的音乐现在还是让我热血沸腾,当年让我热泪盈眶的小说现在还是让我热泪盈眶,当年让我恐惧的事情现在还是会让我恐惧,过去让我愤怒的事情现在还是会让我愤怒。我总觉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5月09日 15:03

中国啊,就靠这些乖乖仔来振兴么?

关于那封奇特的道歉信,还是再说几句吧。   因为在我看来,这个事情实在是太意味深长了。中国最好的人文大学,它的校长告诉大家“质疑不能创造价值,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”,这件事真的说明我们的教育现状是多么可怕。   一   中国字那么多,《实践论》里没有收全,《史记》又很少出拼音版,把“鸿鹄”念错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,本来道个歉也就算了。林校长也确实道歉了,可是这个道歉反而把问题弄得更大了。 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28日 14:17

中国真正的科技瓶颈,根本就不是芯片

中国真正的科技瓶颈,根本就不是芯片 一   中兴这个事情,还是想说两句。   想说两句,是因为我就是个电子工程师(是不是有点小吃惊?),美国说要停止供货的那些芯片,有些我可能也用过。不光我用过,我想大部分中国的电子工程师都用过。   我主要做数字电路这一块,当然,模拟的、射频的也见过一些。在我印象中,我基本就没有用过国产芯片,因为根本就没有可用的。比如时钟锁相环这一块,基本上就是TI公司的,ADI公司的,或者IDT公司的,就在这里头挑。FP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17日 11:34

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:高雅堂

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:高雅堂

江湖上有三个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门派。一个是飞鹰教,一个是玄冰帮,但是最神秘的还是第三个门派。


——高雅堂。



“三十年前灭段子门,二十年前灭三俗会。”一个老刀客喝了口酒,喃喃自语道,“现在江湖上已经没人记得那些门派了……”


老张急切地说:“高雅堂到底在哪里?”


刀客扫了他一样,脸上的疤痕显得很狰狞:

“你没听过那句话么?天皇皇,地皇皇,一入高雅堂,人高雅,心敞亮!”


“看看这本书,你就能找到高...


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12日 14:41

老板生气的时候,小弟们怎么办?

老板生气的时候,小弟们怎么办?

这两天怀旧,翻看了一下武侠小说。看着看着,就想到了一个职场问题:
老板对外人生气的时候,小弟们应该怎么办?



当然要跟着生气,这是毫无疑问的,而且要冲在领导前面生气,要显得比领导火气更大。


《笑傲江湖》里面就有一段,一个叫鲁连荣的老儿,跑到华山上鼓噪,说话很不客气,暗示岳不群是“伪君子”。这个时候,华山弟子们是的如何表现?


他们就站在外头呆呆听着,没有人站出来生气。这简直就是一群活猪,难怪捞不...

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10日 17:08

一个人的勇敢

一个人的勇敢

 

中国有种的人真是挺多的。

 

就像今天我看新闻,翻了翻下面评论,就被惊着了。

 

那个场景有点像两个大家族不和。刘员外坐在花厅里喝了两口酒,想起李举人不是好东西,刚生气地说句:李二这就是欺负人啊……

 

厅堂底下就炸了窝了。有的庄户说我们这就去杀了老李全家,有的说我这就抱煤气罐到老李家,跟他同归于尽!有的说我家跟老李家的厨房挨边,我这就回家点火!

 

刘员外可能会愣一下,觉得:至于吗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01日 11:56

少侠留步!在下斯皮尔伯格有三本秘籍在此!

少侠留步!在下斯皮尔伯格有三本秘籍在此!

今天看了斯皮尔伯格的电影《头号玩家》。

 

 

这个电影到底讲了个啥?


我不能给你们剧透,就打个比方吧。

这个片子是讲电子游戏的,要是换成武侠,大致就是这么个故事。


武林中有个叫“绿洲”的江湖,江湖里有个魔教。魔教教主长得酷似《生活大爆炸里》的那个坏蛋克利皮教授。

 

皮克利教主坏得挂相,走到哪儿都是一副表情:你看我有多坏!


他也确实挺坏。魔教的魔爪伸到了江湖的方方面面。因为江湖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3月20日 23:22

静静,李子暘老师问你们话呢!

静静,李子暘老师问你们话呢!

 

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了李子暘老师的一条微博。

 

他的结论是自由这个东西是个祸害,不该给人太多的自由,应该都管起来。

 

首先,我不得不遗憾地指出,李子暘老师的这段话严重违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里第六条就是自由。也就是说,李老师已经站在挑战核心价值观的反贼悬崖上了。

当然了,这跟我倒没啥关系,我只是想说说这种说法意味着什么。

 

 

李老师是铅笔社的一员干将。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3月18日 23:27

才子李敖:他的价值观就是他自己

才子李敖:他的价值观就是他自己


李敖去世了。


按中国人的习惯,好像死者为大,不该说什么不敬的话,但我觉得李敖自己恐怕对“死者为大”这个说法都会嗤之以鼻,我们好像也犯不着太自作多情,说实话就好了。


真要说实话,我就想说说我的困惑:那么多人说李敖的文章如何如何好,可到底好在哪里?我真是没看出来。


可能这和年代印痕有关。只有在某个特殊年代读到李敖的文章,才会觉得特别好。过了那个年代,就会觉得奇怪:好在哪里呢?


这有点像柏杨...


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3月16日 17:51

哪里有什么白莲花?一眼看过去都是向日葵

哪里有什么白莲花?一眼看过去都是向日葵

 

前两天,我看了一个还算比较火的视频,是关于“白左”围攻彼得森教授的。


彼得森是个加拿大的公众大V,和白左之间有激烈冲突。他说了,政府的C-16法案规定大家必须用they/them来称呼性别不明确的人士,这是冒犯个人权利,他坚决不会服从。


因为这段话,引来一大群白左到校园来抗议。


其实彼得森对C16法案的解释有点夸张。网上就有学者说了,这个法案不是他说的这个样子。彼得森也可能是想弄个十万加的新闻吧。反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3月08日 17:40

年轻人的道德操守总体是要比老年人好一点

年轻人的道德操守总体是要比老年人好一点


今年春节我去了清迈旅游。


去过清迈的都知道,那里有一个夜间动物园,带孩子的游客大多都会去看看,我也不例外。去了以后,感觉那里被中国人包场了,一片中国话的海洋。动物园有个猛兽表演。我观察了一下,整个剧场只有一对年轻白人情侣,挤在中国人堆里头,探头探脑地显得很不自在。


剧场里人特别多。来晚的人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在过道或者后面找地方,一个是到第一排前面的空地上,坐在地上看。也只能坐在地上,因为要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3月05日 13:11

跟着余秋雨老师大哭一场,也能顶去趟西藏

跟着余秋雨老师大哭一场,也能顶去趟西藏

前两天写了篇关于文青的文章,后台评论里有人提到了余秋雨。这让我想起以前写的一篇关于余秋雨老师的文章。他跟去西藏找灵魂的文青倒不太一样,算是某一类文青的标本吧。

 

 

也不是说有多厌恶余秋雨。

 

我也读过一些余秋雨的文章,要说他有多坏多恶劣,我倒也没看出来,我感觉他就是个典型的假模假式文人。这样的文人在历史上也是有个流传继承的,一直有这么个风气。

 

单就文字而言,余秋雨这一类的作家也不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