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8年09月04日 11:30

什么麻山宝典!那是历!日历的历!

 什么麻山宝典!那是历!日历的历!

一 哪儿的瓦响啊?

漆黑的夜晚,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。

黑衣人蹑足潜踪,悄悄来到咸安门前。他看看四下无人,当下凝神运气,只觉得一道热气在任督二脉间游走。等真气调息已定,黑衣人从角落里扛起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梯子,架在门墙之上。他顺梯而上,娇如游龙,转眼间已经上了咸安门,当真是气不长出,面不改色。

 

他施展开“飘雪穿云”功,在咸安门上疾走。
远处养心殿中,皇上听到咸安门方向“哗啦啦”一阵阵瓦响不绝,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29日 13:30

取缔了顺风车以后呢?

一 在大约十年前,我坐过好一阵顺风车。 当时是在网上发帖子,搜帖子找到的顺风车。我没见过对方,只从帖子里知道对方是个男人,自称是个像我一样的小白领。但我也没法鉴别他说的是真的假的。即便他说的是真的,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个络腮胡子的大汉,还是一个瘦弱的眼镜男。也没多想什么,就高高兴兴的去坐车。 结果是个瘦弱的眼镜男。他最心爱的话题就是骂中国的油价太贵,害得他一个大好金融界白领,还要在网上发帖拉客。我当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23日 01:54

我来北京的日子

一 动物园

我到北京来是2003年。

来北京前,我是在一个沿海城市工作。我和女朋友(现在是我太太)决定离开那儿,就做了两个阄,一个写着上海,一个写着北京。我女朋友抓到了“北京”。我们就到北京来了。

 

那个时候的我,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岁数比现在小了15岁,体重也比现在差不多轻了有15斤。

当时对北京真是觉得不适应,觉得它大得简直没道理,甚至不能说大,而应该说“辽阔”

。那个时候没有智能手机,没有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07日 21:58

这10个人往那儿一站,就是半个文化圈

 这10个人往那儿一站,就是半个文化圈

在那团光影的引导下,陌生人终于来到了这个小镇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师镇了。

 

 

一个小小的镇子,一条窄窄的街道。

街道两旁只错落地分布着十间宅子,从南头走到北头,也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。镇子虽小,却有一种沉稳大气之感。

 

小镇入口处的宅子古色古香,上写三个大字“梁漱溟宅”,下面还有六个小字“最后一个儒家”。

陌生人推门进去,赫然看见一个戴着瓜皮帽的老人,正在梧桐树下打太极拳。

陌生人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03日 15:50

不是贫穷让她们强大,而是她们本来就强大

有一个读者曾经问过我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他们更吃苦耐劳,更有善良的品行,这一点在现在还适用么?
我回答说:这个观点恐怕在什么时候都不适用。之所以有人这么想,那是对贫穷有一种误解。

 

 

我们都知道孟子的那段话,因为上学的时候要求背诵过:

 

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 

这碗战国老鸡汤当然是错的。

在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29日 15:33

小明在德国

发篇轻松点的旧文。

德国人跟咱们不一样。

我在飞机场上就意识到了这一点。我在欧洲转的飞机,坐的依旧是国航。汉莎航空那儿人烟稀少,但在国航前面人排的密密麻麻。一片人声鼎沸:“德国的大楼可没咱的高!” “我告诉你一定要买菜刀!双立人的菜刀。” 几乎所有人都在扯着嗓门喊。人群中有对德国夫妇,缩着脖子,双手紧紧攥住行李,就像被雷惊了的蛤蟆,一脸警惕的迷惘。远远看去,他们就像教科书里说的陷入人民战争汪洋大海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28日 16:06

谈谈Me Too

一 说起Me Too,就想起八九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。那次倒不是指控我性骚扰,而是说我对性伙伴进行偷窃。不过整个过程一点不恐怖,反而有种喜气洋洋的气氛。 那还是在天涯论坛,我跟一个叫火精卿的女网友吵起嘴来了,起因我记不太清楚了,好像是“诗人穷是不是社会的耻辱”之类的无聊话题。吵着吵着,火精卿网友觉得不解气,忽然祭出一样法宝: 我认识的一个女孩,你去年跟人家谈情说爱,睡了人家也就算了,临了你还偷走人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24日 16:17

几个感想

 几个感想

 

我在以前的一篇文章里介绍过美剧《萤火虫》,很好的一个电视剧,可惜演完一季就被腰斩了。谢耳朵对此非常悲伤。虽然《萤火虫》只有一季,但招徕了不少铁粉,所有后来就有人拿它翻拍了一个电影,叫《冲出宁静号》。

电影拍得不如《萤火虫》。但是有些地方很有意思。我简单介绍一下吧。

 

未来世界是由一个联盟政府管理的。这个联盟在某个星球上搞了一个实验。它把一种药剂散播在空气中,吸了这个药剂的人就会消除攻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20日 16:22

不带三观?那你压根读不懂任何小说

 不带三观?那你压根读不懂任何小说

 

这几天看了几篇谈“文学和三观”的文章,起因好像是一篇《英国病人、钢琴课“毁三观”?》的文章。

 

这个话题其实是个老话题。老到什么程度?老到了long long ago 的古希腊。
柏拉图写过一本《理想国》,里面就讨论了文学和三观的问题。他重点拿《荷马史诗》下刀,举了好些例子。

比方说,荷马史诗里头有个英雄奥德修斯说: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大吃大喝,杯子里酒装的满满的,桌子上肉堆得高高的。柏拉图说这叫啥人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14日 17:01

说说崔永元、冯小刚、刘震云

这么热闹,说两句吧。

先不说是非,先说喜欢和讨厌。

崔永元、冯小刚、刘震云这三个人里头,我最烦的是冯小刚,最喜欢的是刘震云。

 

为什么喜欢刘震云?作家嘛,写过好几本我特别喜欢的小说,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、《故乡相处流传》、《故乡天下黄花》。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没看下去,不知道刘震云为啥会写这么烂的一本小说,但其他的是真好,算是国内的顶级作家。

刘震云这个人,最大的优点是聪明、接地气。但这个东西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7月09日 12:07

这个故事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

 这个故事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

秦国都城南门。

左庶长商鞅站在门口,身旁立着一根木头。

他面前是挤得密密麻麻的秦国老百姓。商鞅扫视了一圈。他看到谁,谁都会低下脑袋。秦国没人不怕这个领导。

“谁能把这个柱子扛到北门,就给谁五十两金子。”

商鞅南门立木,悬赏五十两金子,就是要让大家相信他言出法随。五十两金子扛个木头,一开头肯定没人信。没人信就对了。一开头没人信,领导反复动员,有人半信半疑出来试试,最后结果让群众大吃一惊,这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30日 19:26

世界上最大最大的东西

我是一个较真的人,也可以说是有点认死理。

我知道世界上很多东西没有对错,这样的东西有很多很多。即便是跟价值观有关的东西,也不是都有对错。有的时候,不同的判断牵涉到不同价值的排序,这里就没有鲜明的对错。
但是,也有些东西就是有对错。而且这些对错很重要。我的对错观念可能是错误的,你可以反驳我。但那也是我错了,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对错。

有人会觉得这样很迂腐。可是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东西横亘在我心里。我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8日 19:40

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吃苍蝇?

 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吃苍蝇?

今天说说“科学家种太阳”。
这个人我不知道大家熟悉不熟悉,简单说几句。他参加过《奇葩说》,说过自己的一段策划强奸的经历,结论是“所有男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”。

什么经历呢?他自己在文章里说过,他和朋友策划怎么下药,怎么按胳膊,怎么脱裤子,还考虑到对方父亲是个农民,“封建思想很重”,这个女的不敢告诉家里这事等等。

当然,最后他醒悟过来,放弃了。


从现身说法之后,种太阳同学就作了病了。不停地念叨...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5日 13:04

谈木子美

这次我谈一谈木子美,也就是微博上的不加V。

这一篇没有什么承转启合,没有什么逗乐的俏皮话,就是一个直截了当的文章,把想说的话说完,说完拉倒。

首先声明一句话,我极其厌恶这个人,也极其厌恶那些木粉。
我厌恶她,跟她的生活方式没有关系。我从来不觉得她的生活方式有什么值得评论的地方。那些指责她性混乱的人,在我看来都是脑子有病。你不赞成这种生活方式,那你自己不过这种生活就是了。愿意过哪种生活,是一个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2日 17:24

测一测你的品味

 测一测你的品味

 

夜。
黑夜。
漆黑的黑夜。


嬴政站在丹墀之上,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人:你叫荆轲?
这个人道:是。
嬴政道:你不该来的。
荆轲道:可我已经来了。
话音刚落,荆轲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五寸长的匕首。
嬴政道:好匕首。
荆轲道:确实是好匕首。


嬴政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柄长剑,剑身黝黑,但是剑尖上却闪着一点寒芒。嬴政道: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,吹毛断发,剑锋三尺三,净重六斤四两。


荆轲道:好剑。
嬴政道:确实是好...









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06日 14:50

未逢地狱,怎知自己不是魔鬼?

一 这是一个关于纳粹的故事。 我对纳粹的事情一直很感兴趣,因为我不理解人怎么会这么毫无道理地杀人。看见犹太人,就抓来杀了,这个实在难以想象。很多犹太人,尤其是捷克、匈牙利、罗马尼亚这些国家里的犹太人,发生在他们身上更是匪夷所思。他们跟德国犹太人不一样,是忽然倒霉的。昨天可能还很小资地在看电影,泡咖啡店,今天被捉到集中营里,剥得精光像猪狗一样地被人筛选,不合格地就被毒死烧掉。想想这突如其来的命运转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5月23日 15:59

致青年

一   我今年四十二岁了。   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,我几乎无法想象我四十二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。在我看来,那已经是老的不成样子了。可是不知不觉地,我也到了这个岁数。   在内心深处,我觉得我和二十四岁的时候,并没什么真正的变化。当年让我热血沸腾的音乐现在还是让我热血沸腾,当年让我热泪盈眶的小说现在还是让我热泪盈眶,当年让我恐惧的事情现在还是会让我恐惧,过去让我愤怒的事情现在还是会让我愤怒。我总觉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5月09日 15:03

中国啊,就靠这些乖乖仔来振兴么?

关于那封奇特的道歉信,还是再说几句吧。   因为在我看来,这个事情实在是太意味深长了。中国最好的人文大学,它的校长告诉大家“质疑不能创造价值,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”,这件事真的说明我们的教育现状是多么可怕。   一   中国字那么多,《实践论》里没有收全,《史记》又很少出拼音版,把“鸿鹄”念错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,本来道个歉也就算了。林校长也确实道歉了,可是这个道歉反而把问题弄得更大了。 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28日 14:17

中国真正的科技瓶颈,根本就不是芯片

中国真正的科技瓶颈,根本就不是芯片 一   中兴这个事情,还是想说两句。   想说两句,是因为我就是个电子工程师(是不是有点小吃惊?),美国说要停止供货的那些芯片,有些我可能也用过。不光我用过,我想大部分中国的电子工程师都用过。   我主要做数字电路这一块,当然,模拟的、射频的也见过一些。在我印象中,我基本就没有用过国产芯片,因为根本就没有可用的。比如时钟锁相环这一块,基本上就是TI公司的,ADI公司的,或者IDT公司的,就在这里头挑。FP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17日 11:34

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:高雅堂

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:高雅堂

江湖上有三个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门派。一个是飞鹰教,一个是玄冰帮,但是最神秘的还是第三个门派。


——高雅堂。



“三十年前灭段子门,二十年前灭三俗会。”一个老刀客喝了口酒,喃喃自语道,“现在江湖上已经没人记得那些门派了……”


老张急切地说:“高雅堂到底在哪里?”


刀客扫了他一样,脸上的疤痕显得很狰狞:

“你没听过那句话么?天皇皇,地皇皇,一入高雅堂,人高雅,心敞亮!”


“看看这本书,你就能找到高...






阅读全文>>